国立広島・長崎原爆死没者追悼平和祈念館 平和情報ネットワーク GLOBAL NETWORK JapaneaseEnglish
HOME

HOME / 查找证言录像 / 选择证言影像 / 观看录像

証言映像を見る
中村 明(NAKAMURA Akira) 
性别 男性  被炸时年龄 14岁 
收录年月日 2006年9月30日  收录时年龄 75岁 
核爆受害地 长崎(直接被炸 距离爆炸中心的距离:1.2km) 
被炸场所 长崎市茂里町[现在的长崎市] 
被炸时的职业等 学徒·学生 
被炸时所在单位  
收藏馆 国立广岛追悼原子弹死难者和平祈念馆 
翻译配音/翻译字幕 字幕翻译版 

中村明 当时14岁 在三菱制钢所上班 离爆炸中心1.2公里的茂里町被炸。受到粉色闪光的惊吓,逃出工厂外的时候,遇到炸弹的冲击波,于是压在钢架下面了。全身不能移动,一整晚在接连不断的爆炸中顿悟了“死”。然后,好不容易才到家,却看到了悲惨的画面。

长崎的大街是情绪丰富的东洋和西洋文化混杂着的。住在能看到港口的山上,地方大又宽敞,生活得很快乐。

母亲以种地为主,父亲担任街里警防团职务,为了解决紧急情况的赈济,被差使建炭炉。父母都是53岁。身体健康,受大家拥戴,为了城市为了近邻拼尽一切。父母工作认真,我们做孩子的也很光荣,在爱中成长。

我在14岁的时候进入三菱制钢培训技术学校。一个星期里三天在学校,三天去现场。

【八月九日】
那天碰巧是11点之前,因为我是最小的孩子,为了去领工场的300人的盒饭,集合的时候突然被爆。山,什么的,所有一切都变成粉色。传来像是地球破裂,山崩地裂似的声音。

我向北边的中心地逃去。这个炸弹落在哪儿了呢,我想自己的工场受到攻击了,就想向工场外逃去。朝着中心地方向跑了大约十米左右吧。却被吹飞,又刮回到了工场里面。

被埋在钢架里,恢复意识已经是傍晚了。只盼望能大声呼救,在拼命叫喊救命的时候,救助的人来了。甲板长,11点2分时炸弹落下的,他活下来了,一直在寻找我。因为听到我的声音,就把我救了出来,他的名字叫HONDA KUMAO。

被背着的时候感觉特别痛,因为右大腿部骨折了。我说“放我下来就让我死在这,我已经没有力气从工场出去了。”我哭喊着说放下我。实在太痛苦了。但是,HONDA说不行,把我带到工场外面。他说他担心自己家要回家看一下,让我在原地等他,但是黑天了也没回来。越来越黑,天被烧得通红,周围的学校和民房都被烧了,脸上落的全是烟灰。以为我不能动,也不能拂去灰尘,就那么躺着。然后,美军战舰来又用机枪扫射,随后投下照明弹和燃烧弹。投了一整晚,我已经做好必死的决心,是立刻死还是被炸死。

【哥哥的救助】
HONDA在那以后,并没有回到家,他家在长崎站的上面的西坂町。听说他没有回到家,渡过浦上川已经是第二天早晨。在那里大声的喊有没有中村的家人,在那偶然遇到同样没能回到家的我哥哥。这里有没有中村,哥哥回答说我就是中村。你知道三菱制钢的中村明吗?哥哥说是我的弟弟,于是哥哥和HONDA一起来救我了。那瞬间什么都说不出,能活下来感到无比的喜悦和感激。

我被担架抬去救护所。从工场到浦上一带一家都没有了,全部倒塌各个方面都冒烟。人很稀少,看到有被烧伤皮肤脱落的人。离这里2公里的地方是小学校的救护所。那里人很多,但只有红药水,包带也没有,什么都没有。也没有医生,有两个像军医的,但得不到任何处置,又只好坐担架回家。

然后偶然遇到小时一起玩的好朋友,NIWATANIYUTAKA。他一点都没受伤,因为在防空洞,得救了。他说,去一下岛原市,从那就分别了。然而三日后,我在防空洞里听人说他死了。太遗憾了,懊恼也没办法,要是现在活着可以一起做很多事,太遗憾了。

【家人的死】
爬上山,家已经烧完了。那里母亲做农地,为了非常时期把麦子放进罐里埋上了,那里有一二处在冒烟。到了防空洞,母亲在等着我。父亲躺在防空洞里,全身烧伤,只有戴着帽子的地方没被烧,呼吸很轻。父亲烧伤,我也受伤,还有一个姐姐SUMAKO没有回来,,所以母亲一直坐立不安。

然后,那天晚上,我到了家的晚上,父亲死了。第二天在自己家,母亲,哥哥,妹妹把父亲火化,我受伤不能动所以留在防空洞。哥哥他们把父亲火化,向烧伤的父亲再次点火,实在是太难受了。亲人该有多悲伤和痛苦,用什么样的心情才能把火点燃,这真是太痛苦了。忍着痛苦的孩子烧自己的亲人,太残忍了。由于战争不得不这样做,因此再也不能发起战争了。

姐姐20岁在三菱兵器制作所上班。三菱兵器制作所分2个地方,井樋之口和大桥工场,所以每天的事务联络坐车进行。所以在哪里遇到爆炸不知道,没有消息。按照母亲的心愿,哥哥把父亲火化后,从早到晚去救护所,学校,长崎县的各个救护所寻找了但也找不到。哥哥放弃说找不到的时候,得到了三菱兵器制造所有一个尸体还没有人认领遗骨。就算不是自己的亲人,也要把这个遗骨埋葬了,抱着埋葬姐姐的心情。战争真的是痛苦,悲惨。

母亲是9月18日去世,原爆后过了1个月又1周左右。在死前3.4天全身出现斑点,我在架上躺着母亲在我旁边。防空洞的生活是下雨了里面就积水。要想办法建简易房,哥哥做了个人字形小屋。把捡来的三张草席铺上睡觉,母亲突然衰弱倒下了。全身都是皮下出血的黑色斑点,哥哥三天三夜不眠的看护,但18日的早晨去世了。

母亲在死之前把我们兄弟3人叫到枕头边说,从此以后我们怎样活下去。哥哥娶媳妇,我去父母的出身地佐贺县的嬉野海军医院住院治疗,妹妹送到亲属那里。然后法事是在佐贺县的嬉野,防空洞不吃留下的白糖,用那个进行。刚强的母亲很清楚交代给我们,早上去世了。哥哥又开始拣木材,烧尸体,烧完了却连装骨灰的东西也没有。好像是破裂的碗一样的东西把骨灰放进去,再也没有如此悲惨的事了吧。

【后遗症】
脚的骨折进行了手术治救,但当时由于原爆的后遗症白血球下降到550。做手术时出血不止可能会死,因此白血球不上升不能手术。回到长崎,2,3年后白血球才上升,准备做手术却因为筋肉僵硬不能做手术。现在的医学有可能治好,但当时是不能的,一直到现在。所以我是身体残疾人,我的腿有一只短5厘米。

【寻找新天地】
长崎在住,先辈,后辈,朋友等等,总是浮现眼前。我们在长崎没有同学了,由于原爆大家都被炸死,同学会也没有,像这样的长崎还能住吗。人生需要朋友之间的相互关爱,需要亲朋好友和近邻的爱和恩惠。没有朋友的长崎不能住了,想找新天地,年轻的时候有这样感觉。

【想传达的事】
从现在起的战争,是大战争,能变成核战争,谁都会倒下流血,会互相敌对的战争。把核的恐怖性加入教育的科目里,让大家受到教育。是多么悲惨,多么寂寞。一生都怀着不安,即使着也是不安。把那种恐怖感加入教科书里,如果大家受到教育,我想都会阻止战争吧。首先是教育孩子,让孩子们知道很多人在战争中牺牲。让更多年青人怀有对和平生活的感恩的想法。让大家抱有永远维持和平的心。接受这种教育,把这传达给不懂战争的人。

翻译:近藤顺一
翻译监修: 张芳
翻译筹划;NET-GTAS(Network of Translators for the Globalization of the Testimonies of Atomic Bomb Survivors)

 

※在广岛和长崎的祈念馆可以观看到更多的证言录像.
※这些内容将定期地进行更新.
▲Top of page
HOMEに戻る
Copyright(c)国立广岛追悼原子弹死难者和平祈念馆
Copyright(c)国立长崎追悼原子弹死难者和平祈念馆
禁止擅自转载和擅自转用本主页所登载的照片和文章等.
初めての方へ個人情報保護方針